facebook_pixel

捕獸夾的來由

 

臺灣每年有數百隻動物(無建檔的實際數量更多),因為捕獸夾或鋼索喪失生命或是截肢,而在等待救援或是死亡的過程中,所經歷到的除了刺骨的疼痛和精神上的恐懼,此般身心靈的掙扎累加而成的折磨如黑洞般籠罩,吞噬許許多多寶貴的生命。

狩獵陷阱,或者更簡單來說-陷阱,是指利用工具來遠程狩獵動物。使用狩獵陷阱可能有幾個原因,為了食物、野外生態平衡、狩獵活動、害蟲控制等。使用陷阱有時是為了獲取哺乳動物身上的毛皮,以便於皮草貿易獲得利益,或用其製造衣服等。(來源維基百科)

鋼索(粗的俗稱山豬吊)是民眾用來捕抓小動物像是果子狸、兔子的器具,一旦動物誤觸,即被吊在樹上,有些動物可以自行咬斷脫逃,但是要解開綁的緊緊的結就真的不容易了。

捕獸夾(獸鋏)和任何狩獵陷阱,是臺灣動物保育上長年來相當頭痛的問題,近年新聞報導指出,捕獸夾(獸鋏)出沒的地區從山區、農地蔓延到城市,甚至在台北市西門町也能見到遭截肢的犬貓,台北後花園陽明山也很容易看見斷肢的流浪貓狗。

臺灣法律怎麼說?

 

根據今年4月修正的《動物保護法》裡,第 14-2 條「非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任何人不得製造、販賣、陳列或輸出入獸鋏。」,第 14-1 條則明訂即使使用也需通過申請,若違反將處新臺幣一萬五千元以上七萬五千元以下罰鍰。然而《野生動物保育法》第21條卻隱藏著使用獸鋏的但書,除保育類動物外,若野生動物有危及公共安全或人類性命之虞者或危害農林作物、家禽、家畜或水產養殖者,得予以獵捕或宰殺。

《動物保護法》和《野生動物保育法》皆對於獸鋏的來源和使用上有訂立規範,然兩法對於持有獸鋏並未有明確約束。即使已明定和加重罰鍰,因捕獸夾四散各處,也很難追蹤是誰放置的以及放置的實際目的,同時也讓大人小孩、巡山員、家中寵物、搜救犬皆暴露在誤觸各類兇猛陷阱的危險之中。

巴克救援的20隻寶貴生命

 

光是今年1月至6月間,巴克已救援超過20隻從獸鋏惡爪下幸運存活的狗狗,大多數因為發現的時間比較早,能免於面臨截肢的命運,狗狗們已完成治療,目前在巴克休養中,未來也會在狗狗花園開心的生活。以下和大家分享我們成功救援3隻狗狗的故事:

1月我們在新莊地區找到了受傷的小八,他的左前腳已經受傷多年,而左後腳已經是二度受傷,疑似是因為捕獸夾造成腫脹傷口潰爛。根據附近民眾表示他已經在該地住六年了,腳上的傷口也已經一陣子了,陸陸續續聯絡了不同單位,一直抓不到他,很幸運的,巴克救援隊根據狗狗的習性找到棲身之處,並且成功救援,小八目前狀況良好,身體的毛也都長出來了,雖然還是不太喜歡人類觸碰,不過再也不用擔心以後的生活了。
4/1週六深夜接獲民眾來電說淡水小坪頂附近的樹林高處聽到一隻狗在同一個地方叫了十幾分鐘,非常可能是被捕獸夾或山豬吊(鋼索)夾住/吊住,巴克救援人員立刻出動,但是叢林是在山頂上,高低起伏很大,憑耳朵聽狗狗的叫聲感覺有一百多公尺,但是因為太黑、加上高低起伏的地形,救援人員花了兩個多小時,終於找到小黃狗Paulie,居然真的被山豬吊吊起來了,因為狗狗受傷很緊張攻擊性非常強,救援人員即使手被咬傷流血,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Paulie給救了下來。
6/15日我們在烏來救援到小咖啡狗Looby Loo,她的嘴巴被鋼索纏繞,如果不及時把鋼索拿出來,嘴巴內感染的狀況可能會越來越嚴重,到時候進食都會有困難。經過善心民眾通報,加上連續好幾天的努力,終於成功救援,當天也緊急送到醫院用工具把鋼索剪開,同時清潔傷口,未來巴克會繼續照顧她,Looby Loo的人生從此不一樣了。

捕獸夾並非最後手段

 

既然捕獸夾是如此的危險,同時也有相關法令在規範,為什麼還是有人使用呢?如果是要防止狗狗誤進農地的話,可以像土城一位李老先生在菜園四周築起了高高的圍籬,透過大規模種植具有倒刺的綠籬來取代捕獸夾,也有很好的效果。也可以考慮其他莖葉上有倒刺的麒麟花、箭竹等,或是種植花卉馬櫻丹,除環境美化外,因為其有特殊的香氣,也使嗅味靈敏的犬隻不喜歡接近,動保處呼籲以綠籬代替捕獸鋏,同時可美化農園。(資訊來源東森新聞雲)

每個人都能幫助流浪動物

 

如果您有看到有人持有、使用或是製造捕獸夾或是各類型的捕獸陷阱,可以撥打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物保護申訴電話0800-231-532,或是聯繫各縣市公立動保單位同時讓更多人認識捕獸夾,捕獸夾已經對臺灣動物造成嚴重威脅,捕獸夾並非唯一的選擇,透過殘害生命成就商業發展或個人慾望,不僅殘忍同時也違背人倫常理。

 

 

世界知名訓犬專家、國家地理頻道《報告狗班長》Dog Whisperer的主持人西薩教官Cesar Millan,6月和兒子訪台,並抽空和巴克創辦人Sean見面,討論臺灣濫用捕獸夾和非法狩獵鋼索(山豬吊)的問題。

 

Share This